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文化园地
视力保护:
一瓣零落的梦
来源:道材公司 作者:李帅林 日期:2019-06-21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  我做了一个梦,在夏日慵懒的午后。
  梦中我变成了一朵年轻的花,开在我曾经走过的路边。在那黝黑和结实的土地中,深深的扎根,坚挺的伫立在一旁,单等着那年的我,轻轻的从那条小路走过,从我身边经过。
  无边无际的梦中,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等待,也没有时间为之思考。我只是焦急而又耐心的坚持着,像坚持一个奢侈的梦想或者信仰一样。
  我甚至无暇再次观望旁边以昔的风景。阳光炙热而又悄无声息的侵袭着大地,还有大地上一切裸露的食物。我多么渴望,那个灰色的我快点到来啊,然后轻轻的瞥一眼绽放的正热烈的我。即使没有那瞥一眼也好啊,只要轻轻的经过就能闻得到淡淡的清香啊,然后让我看看那时候的自己就行了。
  可是我又隐约的知道,这样酷热的天谁都不愿出来的。于是我怀着那样复杂的心情,焦躁,不安,叹息。
  骄阳安抚了大地上的一切生物,使之都变得昏昏欲睡。于是我几乎在梦里又做了一个梦,就在我快要神志不清的时候,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迟缓的脚步声。我原以为是一个匆忙的赶路人吧,可是她的脚步却是那样的轻盈和缓慢。于是我努力睁开了眼。
  她还是那个模样,一身洁白的衣服在烈日下显得都快要刺眼了,红色的凉鞋里头装着-双小桥的脚,在脚趾甲上还涂了淡淡的透明的粉色。头上的青丝油黑的像树枝上叶子的墨绿,眉毛被浓密的刘海挡在了里面,一双眼睛圆而有神,仿佛总是在眺望着什么。
  她终于缓缓的来到了我的跟前,却再也不再往前走了,躲在对面的阴凉树下,继续朝前方看去,两手不时的握在一起,时而又把手指的关节弄的咯咯的响。我顺着她的方向看去,除了以往的景象,其他什么也没有。
  于是我不由自主的开始猜测她在想些什么,看着她流露的神色,可是什么也猜测不到。就这样不知她眺望了多久,也不知我打量了她多
  她转过头,好像发现了我,但是眼神里却又和没发生什么一样,我恍然惊觉,我是一朵花啊。可是她却来到了我这多不起眼的小花面前,信手将我摘了下来。
  我忽然就惊醒了,然后看了看窗外,阳光正浓。
  我实在想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梦,更加想不通本身只不过就是一场不切合实际的梦,我却那么歇斯底里的要计较。我倒了一杯水,喝了一口,继而又开始追究那个梦了。
  在梦中我是等待看一眼从前的自己,可是为什么只看到了她,没有看到其他人。回忆这场梦境的最后,她是把我摘下了,放在鼻尖嗅一下了么? 可是不管如何,她都是结束了我的这个焦躁而又独特的梦。
  我一直告诫自己,我等待的只是我自己。我还很年轻,还要走很多的路,做很多的事,不能为了某一段路,某一处风景而驻足。
  可是在心底我早就那样认为了,我是才二十上下的年纪,可是我的青春早就败落了。或许就在她摘下我的那一个瞬间的时候,或许是在那场梦结束之前。
  我们的一生就是-朵美丽而又特别的花朵。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绽放,然后在成长中娇艳,等到我们第一次觉得自己成熟的时候,就凋落了一片花瓣。往后的岁月的磨砺,坎坷的挫败,让我们花瓣越来越少,于是我们就越来越怀念年轻美丽的时候。然后终究会有老去的那一天,于是在那一刻我们把精心守护的那些年久的花瓣,瞬间的撒开了。只是入土的那一刻,我们再也不会心疼和怜惜,或许会不由自主的想,那第一瓣花落下去的美丽,于是我们就怀着一颗美丽的心态,永远美丽的消失了。
  我仍旧没有清楚那个梦,即使是阳光那么清晰的照耀过。只是回忆由不得人,模糊的浮现在眼前,清晰了又拉远,拉远了又清晰,又在眼前模糊的浮现。
  于是,那些人,那些风景,那些花瓣,就像那个梦一样了。在跌宕起伏的岁月中,不停的闪现,消失,消失,闪现。
  倾洒而来的风,夹杂着树枝中的绿色,自然的惊醒了悬在窗前的风铃,叮当作响的催眠曲,晃动着房间内的影子,使我又困乏了起来。于是,就放下手中的笔。
  在夏日慵懒的午后,我做了一个梦。
打印】 【关闭



  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